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创投 >

历经34年跌宕起伏 创投洗牌竞“投、管”

2020-11-11
历经34年跌宕起伏 创投洗牌竞“投、管”

历经34年跌宕起伏 创投洗牌竞“投、管”

时 间:2020年11月11日 13:41

详细介绍

  (以下简称“中创公司”)的诞生来编撰中国创投行业的发展历程,其或还早于证券市场的全面建设。34年间,创投行业起伏跌宕都与资本市场的发展息息相关。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推进中,创投行业迎来更快更充分的发展,而随着2018年、2019年资管新规等资本市场袭来,创投行业又在高位直面“资本寒冬”。

  截至2020年10月30日,受疫情等因素影响,年度数据还没有全面回暖,虽然第三季度受注册制改革推进速度超预期等因素影响,市场有所好转,但“寒冬”并没有彻底过去。

  多位头部创投人士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面对资本寒冬的冲击和资本市场改革深化的利好,创投行业经历洗牌,头部机构更加关注“募投管退”中“投、管”环节,因为“这正是创投机构最为本质的工作,也是核心竞争力的体现”。中国创投协会副会长王阳提及。

  回顾创投行业的风雨兼程,从早于资本市场全面建设的中创公司因退出问题而最终在1998年结业清算,到2005年前后随着中小板、“股改全流通”的推进,本土创投迎来发展曙光,并贡献出多个数十倍回报的上市退出案例,再到创业板落地、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推进,创投进入快速发展的5年,都无不与资本市场发展相关。

  在近5年来,资本市场改革深化,从2015年的A场巨震,到此后的严监管、并购新规、资管新规、私募股权新规等政策的出台,再到科创板落地、注册制改革推进,创投在这5年进入了深度洗牌的行业发展期。

  2020年10月末,当月创投新募基金金额42.28亿元,环比再度下降,同比更是下降超60%。年度数据上,2019年全行业新募基金规模2564亿元,较上一年度的11599亿元下降约78%。截至2020年10月末,该数据规模为2198亿元,若此后两月市场不能强势回暖,2020年或将与2019年保持持平。而细观月度数据,2020年1、2月受到疫情和春节影响,新募基金数据出现了前所未有的下滑,2月触底时月度新募基金规模仅为23.36亿元。此后第二季度也并未出现超去年同期数据的反弹,但到了第三季度,受到注册制改革推进速度超预期的影响和A场表现提振,实现了超去年同期的新募基金规模上行(含绿色发展基金巨额募集影响)。

  从具体募集情况来看,2019年到2020年10月投资机构募集金额排名靠前的剔除绿色发展基金外,呈现了以头部创投、券商、国资背景、龙头企业背景VC为主的“二八格局”,即上述创投分享了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。有近300家创投机构募资规模没有超过2000万元,有约200家机构募资规模在5亿到1亿元之间。募集10亿元规模的创投127家,50亿元以上为14家。整体呈现向头部集中的趋势。

  今年是资本市场发展30周年,中国资本市场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、从单一股票市场到多层次体系建立,创投作为资本市场的直接参与者,更为密切地感受着市场发展、经济冷热。“比起国外发达市场,中国资本市场发展时间短,但速度快。这和中国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。可以说,资本市场强劲的生机,主要来自于经济的腾飞,并有着资本市场的辅助。目前来看,中国二级市场很活跃,但此前多以散户为主。而近年来随着资本市场改革推进、多项新规相继落地,无论是管理层还是市场层面,更加注重机构投资,这是值得期待的发展方向。与此同时,就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来说,科创板的推出不仅注入了‘科技的活力’,更带来了多种退出机制的完善,对创投机构来说,是一剂‘强心针’。”王阳提及,“去年‘资本寒冬’,创投机构普遍面临融资不畅,但退出环节的完善,对于创投来说却是一道曙光。”

  2015年以前,创投行业快速发展,热度达到顶峰后,随着资本寒冬的到来,一级市场一度陷入沉寂,创投行业更是跌落谷底。2019年更被比喻为创投行业的至暗时刻。但此后,创投行业走向了理智、理性和更加可持续发展之路。

  “只要你没有在困难面前倒下,每个困难都是你成长的台阶。创业如此,我们做创投也如此。创投现在也是资本寒冬。在资本寒冬中,你只要不倒下,未来有更多的机会等着你。”浙商创投联合创始人、执行总裁华晔宇曾如此提到。

  而面对寒冬,打造内功是各类机构的重要战略。北京立森中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丁莉在“2020重庆国际创投大会”上就多次提到,目前创投们对于“募投管退”的“投、管”环节愈加重视,尤其是“投后”如何与企业共同成长,成为了机构们重要的能力体现。

  华登国际副总裁苏东更进一步指出,投资不仅要陪伴被投企业一起成长,而且还需要给予更多的主动输出服务。“创业公司从早期到中晚期一直都需要资金的支持,比如前期的产品研发,再到后面销售服务网络的搭建,资金持续的注入对被投公司发展来讲,是助力其前进的发动机。”苏东提到,主动输出服务体现在,资本给创业公司带来的四个“新”价值——新的资金、新的翅膀、新的洞察、新的机会。

  就创投机构如何更加精细地参与企业发展这一问题,王阳提到,“‘投、管’是创投机构能力的重要体现环节,投资环节,寻找估值合理、‘卡脖子’技术行业,管理环节则不能做‘甩手掌柜’,要为被投企业带入资源,甚至实现被投企业间的互动,以及帮助其‘补充’好与政府、市场的关系。就如我们投资的独角兽企业微医集团。此外注重企业家精神的培养等。在多个维度实现被投企业的成长。”

  在未来看好的领域、板块上,王阳较为看重互联网、科技及“卡脖子”技术行业。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则提到,今年国家提出“新基建”这个新名词,这是未来五十年所发展的产业,包括人工智能、智能制造、生物医药等产业的基础环境建设,比如金融环境、行业科技环境、研发环境、产业环境,是非常值得关注的方向。奇安投资创始合伙人、CEO王鹏飞则对5G时代信息产业发生深刻的变化表示乐观预期。“预测到2024年底,市场规模将超过两千亿元。”

上一篇:弘毅创投成功募集13亿首期美元基金 团队三年前捕获了完美日记 下一篇:科创50ETF即将上市 多家机构跻身前十大持仓

人物观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