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 > 创投 >

红岭创投大败局:不懂网贷的周世平是如何黯然退场的

2020-11-21
红岭创投大败局:不懂网贷的周世平是如何黯然退场的

红岭创投大败局:不懂网贷的周世平是如何黯然退场的

时 间:2020年11月21日 06:42

详细介绍

  他成功,是因为他踩中了风口,并恰如其分地运用了火热的“网红逻辑”,成为百万投资人追捧的憨厚“老周”。

  身边满是衣衫褴褛的旅客,汗臭味和脚臭味炙烤着他迈入中年的周世平,正在经历他人生中最煎熬的一夜。

  炒股亏损300万,负债几百万,妻子带着女儿离开了他,跟着他一起炒股的72岁老头,也将他告上了法庭。

  他残留的钱,只够买一张前往赣州的火车票,他不得不睡火车站,等第二天朋友借钱给他,才能乘上南下深圳的火车。

  在拍拍贷用户群里,周世平发言:“这种模式是可以改进的,平台通过垫付机制让投资人投得更安心,平台承担更大的责任。”

  2008年夏天,在深圳一个18平米的民宅里,迈入40岁不惑的周世平,带着两全职、两兼职,一共4个技术人员,加上担任财务的新婚妻子,一共6个人,赌气般地启动了他人生中最大胆的计划。

  他到深圳的第一个工作是证券公司的销售,对深圳证券交易所旁边的“红岭路”,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感情。

  而在“拍拍贷”有过坏账经历的他,开创了“平台垫付”模式出现坏账,由平台来垫付,正如他说的,“平台要承担更大的责任”。

  这三年,对于周世平来说,是不温不火的三年,但他万万没想到,时代的洞门,在2013年轰然打开。

  周世平没有想到,4年前的一个略带赌气的决定,让他踩对时代的鼓点,他就如一个闯入舞台的孩子,欣喜若狂,却舞步凌乱。

  妻子也是他发帖利器,时不时周世平就发图配文“一个老男人的婚后生活”后来他又把与妻子的合照,毫不避讳地以九宫格形式发到微博上高调秀恩爱。

  “人们对于企业家的印象是理性而冰冷冷的,而老周这样的企业创始人让人感觉真实,活生生,有血有肉,反而更容易产生信任感”,某红岭创投的资深投资人称。

  2014年8月28日,周世平在红岭创投官网论坛上,发布一则名为“利空来了,慢慢消化吧”的帖子,主动曝出了平台亿元坏账。

  但公布坏消息同时,他马上展现出责任感他依然承诺平台垫付,并且将垫付处理的微信截图公布。

  王正然简直急死了,他没见过这样的公司创始人,将这么重大的危机公开,而且当时红岭创投正在接触某一线VC,到了融资的关键节点上。

  某知情人士透露,股东群中曾有人质疑周世平“是否有必要自曝坏账”,周世平却说:“这都是免费广告。”

  坏账仿佛昂贵的烟火,放得越多,越有人喝彩,周世平的英雄形象就越高大,“红岭有债必偿”的金字招牌就越闪亮。

  周世平不懂所谓的“品牌人格化”营销,但在经意和不经意之间,他却意外地成为中国第一个“信用IP”投资人信任他,追随他,拥有百万拥趸。

  周世平曾说过一句很经典的线亿,但红岭的品牌值几十亿只要“周世平”和“红岭”两个词依然绑在一起,这个估值并不夸张。

  踩对风口的周世平,靠着“真人秀”营销,一路狂飙,红岭创投曾和蚂蚁金服、陆金所等机构相近,挤进网贷行业排行榜的前四。

  这是他得以成功的两大要素,高峰之巅的他如鱼得水,似乎没有不能化解的危机,然而,森然的黑色翅膀也已张开

  “老周他既非互联网背景,也非金融行业科班出身,在战略规划上过于依赖职业经理人”,很多次,王正然都在反思,巅峰之上的红岭创投,为何会颓势逆不可转。

  他总结,红岭创投在网贷上的失败,几乎是必然的因为老周欠缺了两大基因。

  小额、分散,服务传统金融机构没有覆盖的群体,而和传统金融的关系,就是“合作而不竞争,补充而不替代,附属而不僭越”。

  周世平并不是金融科班出生,他高中毕业后,就去卖了一段时间鱼,后来就跑去炒股他对金融的理解,大都来自股票。

  所以整个行业,对周世平的评价是“爱恨交集”的投资人爱他,而行业从业者却恨他,说他“不够专业,坏了规矩”。

  在一次采访中,周世平透露,当时只要借款人提交房产证、个人流水等信息,就会把个人额度放大到50万。

  老周喜欢穿鳄鱼Polo衫,配布鞋,装扮、语言风格和行事模式,都像是从上世纪90年代穿越回来的深圳老板。

  周世平后来一直对外解释:“红岭不是刻意要做大标,而是我找到了张宇,他擅长做的就是大标,所以我们做了大标。”

  “我们是银行的补充。”周世平认为,“红岭很多大单来自于银行,有瑕疵(的项目),银行做不了,推荐我们做,然后我们通过银行做委贷,一种合作的形式。”

  “某种程度上,这就是在捡银行的漏,这必然导致逆向选择”,莫心源称,做银行眼中的残次品,就必须要拥有比银行更强的风控和坏账处置能力。

  “银行有资源,出现坏账可以去法院起诉,一告一个准”,莫心源称,银行拥有多方力量加持,如此强悍的处置能力,怎么可能比?

  周世平告诉一本财经,凡是大单坏账,内部查下去,“都有问题”,有高管按照标的额2%-3%的比例收受回扣。

  红岭创投在过去数年发出的大标,金额在5000万-1.5亿之间,如果按此计算,每一单的回扣,可高达100万至450万。

  “对部分离职高管,不排除继续追究法律责任的可能性”,周世平说,公安已经从公司内部抓走了人,但巨额的回扣始终像香甜的热血鲨鱼,“前面在查,后面在贪”。

  2015年底,周世平自爆,坏账数字上升到5亿;到2016年,周世平称不良资产有25亿;到了2017年7月,周世平的口径是,不良尚存50亿,其中追不回来的坏账有8亿。

  当他选择走向“普惠金融”的反面开始,整个网贷行业就用一种“看好戏”的心态,等待老周这个迟暮英雄的落魄退场。

  有接近周世平的业内人士对一本财经戏称,这是“为红岭创投量身定做的”监管规则:单平台个人借款不超过20万元,更重要的是单平台企业借款不得超过100万元。

  一周之内红岭创投连发两大标:融资5000万和1亿,网贷圈开始流传段子“君让臣死,臣就是不死”。

  有些人说,2009年到2013年,是红岭创投的蛰伏期,而2013年到2015年,是他的巅峰期,而2015年之后,就是他的暗黑时代,诸事不顺。

  周世平也尝试过转型,红岭创投搞过金融超市,做过汽车金融,弄过房产金融,最后还倒腾了几把货币基金,甚至保险产品,但都不见起色。

  “几乎没有,因为当时红岭创投的高层,基本被银行出来的高管把控,而互联网基因的员工,都属于中低层,他们毫无话语权”,莫心源称,除非从上到下大换血但为人亲和的周世平,是干不出这么血淋淋的事的。

  尽管把周世平划在了互联网金融的举大旗者,其实更多意义上的,他是传统金融的拥戴者,他追崇的,是资本玩家般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。

  炒股起家,他经历过起落无常的跌宕人生,在红岭创投的运营中,他也多次展现出豪赌和资本运作的野心。

  在回忆中,他最痛苦的时刻是当年暴亏,而非曝出的“一亿坏账”。他很清楚,输再多,只要依然有投资人追捧,一切都不是问题。

  在做了红岭创投之后,他对的热情从未减退,曾经出资一亿成为奥康国际四大股东,后又买股票成为中关村十大股东。

  从2010年开始,红岭创投就在试图用“众筹”的方式募资,甚至公开在红岭论坛上刊登“股权融资”的广告。

  他曾宣布收购“三元达”,准备借壳上市。事后又否认。结局是,周世平用自己的资金买入三元达股票,成为第一大股东。

  但老周并未停歇,他的网贷之路结束了,但他即将回归本行重回私募和投行之中,这次,确实是他擅长的领域了。

  “意料之中,也是意料之外”,王正然称,周世平已在股东大会上,给了一个优渥的股东退出方案,一个是按季度定价,短期退出;一个是三年后,远期定价的方式,延后支付。

  但大部分股东选择了第二种时至今日,大家还是愿意相信老周,依然同舟,管他风雨如何?

  对于周世平来说,他倒不是特意选择了“逆势而为”,只是一步走错,步步皆错,再回头,已难再归来。

  世间恐怕少了一个轰轰烈烈的网贷教父,但没关系,红岭和憨厚老周,依然在(应受访者要求,本文部分人名为化名,晨曦对本文亦有贡献)

上一篇:红岭创投P2P网贷界的黄埔军校 下一篇:如何看待红岭创投的清盘事件?

人物观点

  • 如何看待红岭创投的清盘事件?
    如何看待红岭创投的清盘事件?

    这个线年已经探讨过,老周曾经在社区发过贴,引发媒体大幅报道红岭清盘,监管部门领导考虑到行业稳定的 原因,电话提醒老周改为合规备案,近两年随着行业形势的变化,并且征求监管层意见,近期

  • 红岭创投大败局:不懂网贷的周世平是如何黯然退场的
    红岭创投大败局:不懂网贷的周世平是如何黯然退场的

    他成功,是因为他踩中了风口,并恰如其分地运用了火热的网红逻辑,成为百万投资人追捧的憨厚老周。 身边满是衣衫褴褛的旅客,汗臭味和脚臭味炙烤着他迈入中年的周世平,正在经历他人

  • 红岭创投P2P网贷界的黄埔军校
    红岭创投P2P网贷界的黄埔军校

    黄埔军校,对于中国人而言是一个神圣的名字,即便是如今全国大大小小的军校,也没有一个延用这个名字。因为这个名字太沉重了,它承担的不仅仅是一个军校,更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心中

  • 关注!团贷网、玖富、银多网、红岭创投最新动态
    关注!团贷网、玖富、银多网、红岭创投最新动态

    近期,关于网贷行业的动态持续引发关注。随着网贷平台最后大限的日益临近,网贷行业的出清也在加速进行。 为此,网贷天眼根据公开信息及媒体相关报道,汇总了团贷网、玖富、银多网、